自博信股份董事长、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罗静被刑拘后,正引发连环炸。

7月8日晚间美股开盘后,知名财富管理公司诺亚财富(NYSE:NOAH)股价暴跌超20%,市值损失约5亿美元。当天诺亚财富股价大跌20.43%,以35.60美元收盘。

今天的博新股份,也发生目前为止本年最怪异“地天板”,博信股份(600083,SH)只用3分钟,博信股份股价从跌停变涨停。

7月8日下午开盘后,博信股份3分钟内足足成交了8亿元,基本上完成了全天成交量。这3分钟“地天秒板”,从分时图上看,则可用“快、准、狠”描述。

与A股博信股份超跌反弹不同,诺亚财富之所以大跌,很大程度就在于它与昨日暴跌的港股承兴国际控股“剪不断、理还乱”。

诺亚旗下的这五家公司已取得承兴国际控股62.84%的股份控制权,原因是“取得股份/ 债权保证权益”。

港交所披露的信息不是股份转让而是股份质押。

那么歌斐资产借给承兴多少钱做股权质押呢?

对此,美股诺亚财富在7月8日盘前发布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

7月8日,歌斐资产发布《关于“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相关情况的说明》公告,称由于近日承兴的实际控制人因涉嫌金融诈骗,也就是美女老板罗静,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公司预期在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投资期届满时,暂时无法进行分配,因此将依据基金合同约定对基金份额的投资期到期日延期。

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汪静波在发布的内部信称,上述“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简称“承兴”)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

据中基协私募基金公开披露信息和用益信托网等多个第三方理财网站的综合信息显示,在2017年和2018年期间,上海歌斐资产共发行了34期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其中仅2018年就发行了10余期产品,资金去向皆为承兴国际与京东的供应链融资。

据中基协私募基金公开披露信息和用益信托网等多个第三方理财网站的综合信息显示,在2017年和2018年期间,上海歌斐资产共发行了34期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其中仅2018年就发行了10余期产品,资金去向皆为承兴国际与京东的供应链融资。

承兴和京东的合同到底是真是假?三方各执一词,但无论如何,私募基金的延期却事关众多投资者的血汗钱。

7月9日,针对诺亚财富称歌斐资产将向承兴及京东提起司法诉讼的情况。

京东表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歌斐资产)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

就歌斐被诈骗一事,京东已积极配合警方进行调查。

同时,京东表示,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承兴)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

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

就此,京东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歌斐无端对京东发起诉讼的行为已经对京东的声誉产生了严重影响,公司保留对其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

对于京东的表态,诺亚财富很快就回应称,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正在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并尊重司法机关最终的判定结果。

这一起商界木兰案竟然牵出跟京东有关,令人吃了大瓜。

提到京东,就必然提到刘强东。

那一场尽人皆知的风波平息之后,在刘强东消失了240天。

6月28号刘强东终于在京东以外的公开场合首度露面。

《西藏日报》2019年6月30日报道称,6月28日,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齐扎拉在拉萨与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率领的赴藏考察团一行举行座谈,双方就深化合作事宜交换意见。

齐扎拉对刘强东一行赴藏考察表示欢迎,感谢考察团一行对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的关心和支持。

他说,长期以来,京东集团高度重视西藏市场,积极搭建销售平台,在拉萨建立了专门的仓储物流配送中心,为各族群众生活提供了便利,也让更多的西藏特色产品走向了全国各地。

刘强东表示,西藏发展前景广阔,将充分依托京东的电商品牌优势和西藏的特色资源优势,进一步优化物流服务,深化各领域合作,让更多的特色产品走向全国市场,实现互利多赢。

《西藏日报》刊发相关报道时,只是以文字形式呈现,并未附上座谈会现场的图片。

2019年春节前的新年信上,刘强东称,2018年对其本人、家人以及京东都是异常艰难的一年,但他坚信,“只要兄弟们在一起,任何困难都可以过去!”

只不过,春节之后不久,刘强东就实行了实施末位淘汰制了。

对此,刘强东表示,人员急剧膨胀,发号施令的人愈来愈多,干活的人愈来愈少,混日子的人更是快速增多!这样下去,京东注定没有希望!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在物流层面,京东取消快递员底薪、取消新入职快递员五险一金缴纳、提高快递员的揽件要求等。有快递员表示,工资一下子少了一千多块。

高管层面,春节之后到4月,京东CTO(首席技术官)张晨和CLO(首席法务官)隆雨先后离职;4月4日,京东CMO(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离职。

此外,京东7FRESH业务总裁王笑松、时尚生活事业群总裁胡胜利被调离原岗。

仅在过去的三年间,京东在2016—2018年分别亏损了38.06亿元、1.52亿元和24.91亿元。

此次卷入尚界木兰案,不知道对京东和刘强东有何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