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毫无疑问是当前最火热的社会热点,行业内外的人们都对“5G将如何改变我们的社会”翘首以盼,是虚拟现实全方位进入我们的生活,还是自动驾驶将完全颠覆我们的出行方式,抑或是智慧工厂重新定义自工业革命以来持续了上百年的生产关系。

而对于通信行业来说,5G就像皇冠上的明珠,光彩夺目,设备商在积极竞逐、运营商在积极构筑、终端商在积极抢跑,人人都在为5G摇旗呐喊。但是在5G的光鲜亮丽背后,却是通信行业的持续低迷和惨淡,以及不为人知的一地鸡毛。

在前不久的MWC2019上海大会上,中国移动杨杰公开透露,今年以来,整体通信行业收入增长表现较差,中国移动第一季度营运收入为1850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0.3%,而利润方面更触目惊心,出现了高达8.3%的同比下滑,整体发展处于停滞状态。随后他直言,“不怕揭丑,如今中国移动的营收增长方面,都已经是出现了负增长趋势了。”要知道,中国移动是国内通信运营商中当之无愧的老大,甚至在全球运营商行列中也是名列前茅的,曾经连续十几年保持高速发展,在面对增长问题何曾说过服软的话,如今似乎也掉进了发展停滞的泥淖中难以自拔。

行业老大的境况如此,追随其后的行业“小弟”的境况自然也不会太好——

近日,中国联通被传出正关闭2G、3G信号服务,导致部分用户无法使用通话功能。虽然中国联通辟谣称“没有关停2G或3G网络,部分用户无法通话是因为手机制式不支持联通3G制式所致”,但也直言,“确实正尝试从多方面协助2G用户向3G、4G网络升级”。为什么中国联通如此急于关停2G甚至3G网络呢?一方面是因为频谱的紧缺,需要为5G建设腾出更多的频谱资源,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钱,要运营一张网络,需要非常高的运营成本,而如果同时运营2G、3G、4G、5G四张网络的话,网络的复杂性将大大增强,运维的压力和成本将会加倍增加。所以,关停2G甚至3G,对于囊中羞涩的联通来说确实是当下之急。要知道,虽然中国联通手握数亿用户,放在全球来看都是超大型的电信运营商,但是,联通的经营情况却不容乐观,2017年甚至陷入亏损状态,虽然2018年扭亏为盈,但利润仍是非常微薄,在面对庞大的5G投资需求,中国联通可谓是捉襟见肘。

而中国电信的情况也不是非常理想,虽然近几年发展相对稳健,但在5G网络建设面前也是显得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毕竟每年数以百亿计的5G建网投资需求对于利润在200亿左右徘徊的中国电信来说也是相当沉重的负担。而为了“招徕”更多用户、赚更多的钱,中国电信似乎有点迷失了方向——上个月,在高考前夕,江苏电信借机直接向高考考生发放手机号卡,并推销其业务,如此难看的吃相,甚至引起考生家长的不满。而江苏省通信管理局也就此问题约谈了江苏电信主要负责人,要求其高度重视,严格落实工信部和省通信管理局有关文件和要求,整改不规范行为,维护市场秩序和保障用户合法权益。不正当的校园营销是行业主管部门三令五申要求杜绝的,中国电信依然“明知故犯”“顶风作案”,由此可见其承受的市场的压力有多大了。

从上述三大运营商近期的状态和表现,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在5G的光鲜亮丽背后,是通信行业整体的持续低迷和惨淡,以及在同质化竞争的压力之下不为人知的一地鸡毛。这种强烈的反差,让人不禁要问,曾为天之骄子的通信行业这是怎么了?

我认为可以从以下三方面来解读电信运营商的困境——

首先,通信市场进入饱和阶段,简单来说就是,人口红利吃完了。以近期的数据来看,国内移动电话用户规模继续下降,截至5月底,三家基础电信企业的移动电话用户总数达15.9亿户,环比上月末减少162万户。而从饱和情况来看,国内人均移动电话持有量已经高达114%,往上增长的空间已经非常有限,相反,随着中国社会逐步步入老龄化,新出生人口增长率下降,人口红利会进一步减少。而长久以来,电信运营商营收规模和利润规模的上升主要是由用户数的增长来驱动的。从这一点来看,通信行业未来仍将会在下行通道中摸索前行很长一段时间。当然,5G的到来会激发更大规模的物与物的连接,但这种低廉的单个连接必须依靠庞大的数量级来体现其价值,而这离当前运营商的困境还隔着很长的时间。

其次,国内电信运营商一直以来没有形成健康的运营体系,过度依赖杀手级业务来支撑发展,比如过去的语音+短信的传统电信业务,比如现在的流量业务,基本上就是“一招鲜”的玩法,长久以来通信服务收入占据了其营业收入超过90%的份额。而且,这些杀手级的业务模式固化,缺乏创新,比如一个短信业务竟然硬撑了十几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一毛钱一条,不能超过70个字,数十年如一日。语音业务也同样如此,哪怕是今天的流量业务也大抵如此,没有任何的创新和变化,以至于被墙外的野蛮人用非常简单的新技术、新玩法就完全颠覆了,比如微信轻易就摧毁了上千亿产值的语音和短信业务。这种陈旧的的运营体系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时代显然是难以持续下去的。

最后,不得不说,电信行业的快速跌入低迷的状态与三大运营商之间的白热化的同质竞争是息息相关的。在一个健康的竞争环境下,竞争应该是激发创新和服务提升的动力,但在三大运营商之间,竞争变成了单纯的价格战和不择手段地抢夺市场。比如,运营商花了数以千亿计的投资成本去建好了4G网络,正常来说,运营商最应该做的是保持流量的价值,只有这样才能使投资收到回报,但是,我们的三大运营商一上来就开始了围绕流量的价格战,在4G网络建好没两年的时间里就把流量打至烂白菜价,这几乎是“抱着一起死”的竞争模式。当然,为什么屡获最佳管理企业的运营商们要采取如此低端的竞争模式呢?这跟国内电信行业的历史背景以及行业监管政策有关,也跟政府主管部门对运营企业的考核有关,比如过去很多年里,运营商背负最关键的指标不是单纯的收入或者利润的增长情况,而是“市场份额”,这无疑是引导运营商去“互相拆台”,反挖对手的用户,这也就催生了运营商一系列千奇百怪的“老用户不如狗”的优惠政策。因为导向就是这样:你不需要做得多好,只需要比对手好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