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梓是杭州的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小编,习惯工作到深夜时分。外卖让她加班时续命,也让她周末省去买菜的时间,顺利当一个宅女。

她的手机里,存着好几个外卖平台的APP:美团、饿了么,“以前百度外卖还在的时候,我手机里还有百度外卖的APP。”

工作3年来,她已经点了1000多份外卖。但她不知道的是,所有外卖平台送餐小哥用的保温箱,都曾来自同一家工厂。

外卖小哥哭了

何陈东是饿了么的一名配送员。去年,他那间开了8年的10平方米大小的小店倒闭了,于是,他决定转行做外卖员。

开自己的餐馆时,何陈东每天自己也会送几单外卖,他在网上买了一个白色的泡沫箱,安在电动车的后座。“冬天半小时就凉了,有时候送到了还要赔给人家钱。”

做外卖员后,何陈东直接用了公司配给的保温箱。“食物容易凉的问题解决了。”

但不久后,他就面临着新的问题。

他一共丢过2次外卖。

第一次是他刚入行没多久,正中午,他在杭州余杭区的一个小区送外卖,要给顾客送到14楼,结果电梯坏了,他飞快地跑上楼,送到后,连跑带跳地下楼梯,一箱子外卖还是没了。“赔了200多,很受打击,甚至想要不要继续干下去。”

前几天的一个傍晚,他给写字楼的顾客送晚餐,送完那单,还有4单,他就准备下班了。正是晚饭时间,下来吃饭的人很多,他等了好一会电梯,下来时,4份外卖没了。“我以为写字楼的白领,素质会高一些。”

外卖被偷的事情,发生在很多外卖员身上。

前不久,上海一个00后饿了么小哥蹲在路边哭泣,原因是在他送餐的时候,自己的一箱子外卖全被偷了。他总共赔了190多元钱,相当于他一天的工钱。

网友将他蹲着哭泣的视频传到网上,饿了么官方看到后,给他送去了一个能自动上锁的智能餐箱。

生产这个智能餐箱样箱的,是苏州好乐康环保材料有限公司。

改变命运的“肯德基”订单

江苏昆山的一个工厂里,全自动机器24小时不停运转着。这里一天生产着3600个外卖保温箱,大货车每天下午守在厂房门口,在天黑之前,工人要装上1000多个保温箱,运往全国。

何陈东的外卖箱,就是在这间厂房诞生的。

2009年,老板廖志刚和几个朋友合伙,租了一间1000平方米的厂房,用一台设备,开始用“EPP材料”做电子产品的外包装。

靠在1688上接单,廖志刚的厂房勉强运营着。

2011年,肯德基的采购员在1688上找到廖志刚。他们需要定制一批环保、又保温的外卖箱,发给全国的宅急送配送员。

肯德基一开始就认定了EPP材料,采购员在1688上检索“EPP”,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廖志刚的公司。“当时,整个1688的,也没有几家。”

第一笔订单,肯德基要了几百个箱子。这是廖志刚第一次接到食品领域客户的订单。肯德基的要求也高。“光打样就打了10多次,每次打样都要重建模型。”

箱子被肯德基方推翻了10多次,堆在仓库的瑕疵品,足足有800多个。“说是瑕疵品,其实只是尺寸多了、或者少了1厘米,颜色没有调均匀。”

这一单,廖志刚算了一账,“几乎没挣钱,算上时间成本,或许还亏了。”但如今回想起来,肯德基的一单,却是改变他公司命运的一单。

因为肯德基,廖志刚的箱子被外卖行业的大佬们看上了。

站在巨头身后的保温箱工厂

“从2013年开始,美团和饿了么的竞争不断,2014年,百度外卖也进来了。但他们都不知道,他们送外卖的箱子,都是我做的。”廖志刚笑了笑。

跟肯德基合作后,廖志刚把800多个库存挂到了1688店里,成本在100多元一个的箱子,他亏本卖几十元。

识货的“外麦王”看到了。这是一家专门做外卖用品的淘宝店。早期的饿了么,就是从外麦王这里定的外卖箱。

在那时,市面上的外卖箱,只有一层牛津布,里面没有EPP内胆。廖志刚把800多只保温箱卖给了外麦王,保温箱到了饿了么外卖员手上,送餐的体验感瞬间提升了。

之后,饿了么的外卖箱全都改成了有内胆的保温箱。

2013年,美团入局送餐行业,巧的是,他们也找了外麦王做箱子。此后的几年,外卖行业的竞争愈发激烈,站在外麦王背后的廖志刚,接的订单越来越多。

那几年,廖志刚的公司不断传来“捷报”,厂里每年的订单都在10万只以上。

“饿了么又下了5万个箱子。”

“美团跟了2000个!”

“百度也下了1000个!”

翻滚着的订单数,背后是外卖行业的兴盛崛起。

2014年之后,饿了么、美团“你追我赶”地不断融资。前脚,饿了么宣布D轮获得8000万美元的融资。后脚,美团就说C轮已经实现了3亿元的C轮融资。那段时间,杭州的河坊街上,美食小店密密麻麻地排成一排,他们店门口都贴着“美团”“饿了么”已入驻的标签。

外卖市场不断在扩大,他们需要更多的外卖箱。

到2014年,廖志刚的工厂就已经跟不上进度了。他换了一间8000平方米的厂房,增加了5条全自动生产线,开始24小时不停生产。一天能出3600个箱子。

廖志刚也不再满足于手头上的固定大客户,他做过调查,EPP保温箱在学校、餐饮店都有使用需求。为了引起这些客户的注意,今年,廖志刚加入了1688的“年框产品”,让自己的店铺浮现在首页。不久后,一些学校、餐饮店也开始从1688上找到廖志刚。“他们的返单率相当高,基本每个月都有订单。”

保温箱的这十年

在餐饮行业的近十年来,何陈东见证了国内餐饮箱的升级改造。

以前,中国人习惯使用白色的泡沫箱,但那不保温,也不环保,永远不能被降解。使用寿命也只有十几天。用EPP材料生产外卖箱后,食物可以保险、保温几小时。

2013年以后,国内的外卖行业进入了大爆发时期。大佬们之间的竞争,也体现在了外卖箱子上。

这一点,廖志刚的感受最明显:比如,饿了么的采购计划很严谨;美团的采购频率更快;百度最没有“要求”。

“那几年,饿了么是按照季度采购外卖箱的,每次都要了5万个箱子。”每隔3个月,廖志刚都能接到一笔饿了么的采购订单。

美团每个月都来下单,“每次补进2000个外卖箱”。百度外卖的采购是没有规律的。“有时候一个月,有时候两个月,每次要1000多个。”

百度外卖APP刚上线的时候,他们的预算不多,对箱子的要求也比较低。“他们要求降低箱体材料的密度,以此节约成本。”

今年,廖志刚还参与了饿了么智能箱的样箱开发。“我们在工厂做好样箱,饿了么再和智能锁公司合作,在箱子上装锁。”

这几年,廖志刚的保温箱的技术越来越“人性化”,在两侧加上把手,方便外卖员搬运箱子;将盖子做成可以折叠的“合页盖”,然后在盖子上安装小搭扣,把搭扣关上,箱子就不那么容易被人打开。

现在,何陈东每次送货,总是会把箱子盖上的搭扣关上,他再也不怕外卖被偷了。